【子不語】道歉貼

更新日期:2019-03-13
阿行家

關注阿行家~收看更多原創故事喲~

“你為什么要道歉?”

放假歸來,新年開工天,居然就遇上了這么糟心的事。

“因為小愛有拜托我,我卻沒有做到。”舍友可憐兮兮地看著我,看得我是又氣又恨。

“她拜托你,你就做啊?”

“那我不做又能怎么辦嘛......”

我嘆了一口氣,無助地望向了老白,誰知老白根本不理我,把頭一低看報紙去了。

也對,這種小女生之間的事,老白可能也不太懂,我就不難為他了。

“老三,你過來,我好好和你掰扯掰扯這件事的邏輯。”

來到供銷社的這名舍友,排行老三,是眾人眼中的大好人。

不,與其說是大好人,不如說是爛好人。

同學們誰有困難要她幫忙,不論親疏遠近,她是一概答應。

漸漸的名聲在外,人們就不僅僅是在有困難的時候找她了。

小到取快遞取外賣,大到幫忙簽到寫作業,甚至發展到最后,連期末考試都有人找她幫忙。

當然,老三雖然沒什么原則,但也沒什么膽子,不敢去幫人作弊。

但她敢幫人頂包啊。

所謂頂包,也就是做替罪羊的意思。

這話要從上個學期說起,因為我們班公開課的出勤率太低,老師一怒之下,表示出勤率不到80%的直接掛掉。

很多人著了急,其中最著急的就是小愛。

“怎么回事嘛,我有叫你幫我答到啊,就那一次,如果你沒忘的話,我的出勤率就正好80,就不會被掛了。”

我還依稀記得小愛來我們宿舍鬧事時的嘴臉,和她平日里溫柔可愛的樣子截然不同。

“對不起,對不起。”老三低著頭,像是做錯事被大人訓的孩子。

“光對不起就完了?我現在要被掛了,你說怎么辦吧。”小愛完全是要來找事的節奏。

老三這下子慌了手腳,我趕忙把她拉到身后:“怎么辦?幫你是人情,不幫你是應該的,學生不好好上課被老師掛了,就該自己檢討改正去,而不是來埋怨別人。”

小愛似乎還想再說些什么,就被其他幾個舍友推了出去。

那天小愛在門外罵了多久,老三就在門里哭了多久。

我們本以為這事到這兒就結束了,誰能想到第二天老三居然去找老師了。

“你是豬腦子嗎?你和老師說出勤率不夠的是你不是小愛,老師能信?”

“老師沒信,還罵了我一頓,還說要是再去胡鬧,就把我也掛了。”

“活該!”

我們幾個又把老三罵了一頓,然后集體按住她復習考試內容。

好不容易挨到放假,以為老三終于是消停了。

誰知這剛一開學,老三居然跑到小愛面前說要替對方補考。

“她都沒怎么上課,補考肯定會掛,我要是替她考過了,她或許就能原諒我了吧。”

“可是如果替考被抓住,別說小愛了,你也要背處分,你是不是傻!”

宿舍幾個人輪番勸老三,她是怎么也聽不進去。

眼瞧著我該上班了,我便先離開了。

誰知我前腳剛進門,老三后腳就進來了。

“我要買能讓別人接受我歉意的東西。”

老三低著頭,氣得我直跺腳:“老三?你說你要干嘛?”

“我,我,我,我給小愛道歉,她說她不會原諒我,所以我想買個能讓她原諒我的東西給她。這里不是什么都能買到嗎,你能不能幫幫我?”

“你為什么要道歉?”

“因為是我害她掛科了呀......”

“你害她?她掛科是因為她不去上課!你有用刀架在她脖子上不讓她去上課嗎?”

“這......”

老三這脾氣喲,真是氣死我了。

我是一頓批評教育,好不容易給老三解釋清楚了,小愛掛科的事根本與她無關,她無需自責,可老三一句話差點把我氣吐血。

“可她還是被掛了呀,如果她因為這件事不喜歡我了怎么辦?”

“如果她一輩子不喜歡你,難道你就要為她當牛做馬一輩子?”

老白的報紙似乎看完了,折起來以后,笑瞇瞇地望著老三,說出了剛才的話。

“我......我不知道,我就是......”

“沒事,這是道歉貼,你貼在自己身上,那個叫小愛的就不會再責怪你了。”

老白這方向轉的也太快了吧?

而且這“道歉貼”是個什么玩意兒?這世上真有能改變別人態度的東西?假的吧?

老三倒是很開心,拿出來就貼在身上了。

算了算了,能讓老三有個心理安慰也好。

啊!對了!我還有一箱子書放在這兒沒抱回宿舍呢!

那箱書還挺重的,要是有人能幫我就好了......

“老三,你一會兒幫我拿點東西回宿舍吧?”

“拿什么?”

“就那箱子書,是有點重,但你騎個車子推回去就行,我下班不就不早了嗎,我怕沒有車子騎了......”

老三很奇怪,如果是平日里她肯定問都不問就同意了,怎么今天我說這么多,她還是一副并不想接話茬的樣子呢?

“抱歉,我一會兒還要去吃飯,抱著書不太方便。”

老三說完頭也不回的就走了,留下呆愣的我好半天沒回過神來。

“她,她,她。”被拒絕了的我是又覺得丟人又感到生氣。

“我的東西有效果吧?”老白火上澆油的笑了笑。

“什么東西?”

“剛剛她貼在身上的那個,可以使人心腸硬起來,有效拒絕他人無理要求。”

“你不是說那是什么‘道歉貼’嗎?”

“對啊,等到她不再是一個老好人的時候,誰又會因為她沒有做分外事而責怪她呢?”

老白沖著我笑,而我只想打他一頓。

你倒是等她幫我把書捎回去以后再讓她貼那個呀!

現在這一箱書,我可要自己運回去了!

“自己的事自己做,別學那個什么‘小愛’。”老白似乎是有讀心術一般,敲了敲我的額頭。

好吧,那我還是自己做吧。


比武招亲电子游戏 甘肃快三走势图一基本走势图 极速赛车开奖记录 莱特币挖矿速度显示 创业微信群名称大全 上海时时彩几点开始的 nba让分胜负是什么意思 体彩内蒙古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河北排列7走势图百度 幸运双星jinshagt官方平台 乱世王者建筑升级攻略 堡垒之夜嗨皮岛迷宫代码 2013梦工厂学生音乐节 pc蛋蛋刷蛋 2017年双色球走势图 海底捞鱼返水 卡利亚里v尤文图斯比分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