勢在必行的“可持續性”時尚,到底是什么?

更新日期:2019-03-13
NOWRE

剛過去不久的倫敦時裝周,再次被環保主義者“盯”上。在 Victoria Beckham 大秀期間,環保公益組織 “Extinction Rebellion” 在場地外設起路障,把道路圍了個水泄不通。舉著示威牌,高聲呼喊起 “There’s no fashion on a dead planet.(一顆死亡的星球沒有時尚)” 還穿上了氣勢不輸 Haute Couture 的特制版“草皮”大衣。擾亂了貝嫂的時裝秀不說,也給當地交通造成了不小的麻煩。

倫敦時裝周期間的環保抗議(以上圖片來源:Manchester Courant)

“怎么又來作妖兒?” 不夸張的說,這是大多數人也包括我在內的反應。畢竟眾人眼里的時尚世界 “流光溢彩”,是由一個又一個的五彩夢交織而成。秀場也好、造型大片也罷,每年一季又一季的新品琳瑯滿目,聚光燈下設計師們用天馬行空般的想象力帶給看客們連綿不絕的驚艷。可這光鮮的背后是什么,可曾有人知道? 

 光鮮亮麗背后的黑暗面 

在 “中產” 生活里,服裝是個性的展現,我們狂熱于裝扮自己。在過去的 15 年里,服裝產量翻了一倍。預計到 2050 年,服裝總銷量將超過 1.6 億噸。爆炸式增長讓服裝產業近乎成為僅次于石油業之后最具環境污染性的產業。

(圖片來源:i-D)

聯合國歐洲經濟委員會曾指出,高占比的廢水(20%)和碳排放量(10%)依然是時尚行業污染環境的重點問題。除此之外,幾乎以線性方式運行的服裝生產系統,對資源極盡消耗。有著究極復雜運行體系的時裝產業,從原料供應,到制造、運輸、至最終處理,就這樣一步步地將這顆星球的環境狀況推向深淵。

(以上圖片來源:Dazed)

時尚產業 “道德選擇” 成為熱門話題。“高耗能”、“高污染” 成了時尚業原罪。各類品牌幾乎沒有哪個能逃得掉。也正因如此,時尚產業的環保主義風潮日漸興起。 

 快時尚是“重災區”  

近些年亞洲、南美、中東等地服裝市場興起,快時尚迎來了爆發潮。 “一次性” 時尚成了常態。與其他一年兩季的品牌不同,快時尚銷售商們可以為消費者提供驚人的一年 52 季上新,以廉價的新鮮感及流行趨勢為賣點,將人們吞噬其中。

(圖片來源:Telegraph)

不斷縮短的生產周期意味著更多的資源消耗。可悲的是,這些衣物的穿著周期卻短得驚人。據估算 40% 的快時尚服飾在過季后會被束之高閣或丟棄后倒入垃圾填埋場。這些被短暫愛過又被棄之如履的衣物,就如風一般在一年之內消失得無影無蹤。這些利用率不足的衣物,每年都在造成 5,000 億美元以上的價值損失。

(圖片來源:i-D)

在輿論底下,快時尚品牌們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在賺得盆滿缽滿時,幾乎全都在樹立環保形象。比如,被大家所熟知的 H&M 就發起了 “舊衣回收” 項目,從 2013 年起在全球 H&M 門店放置舊衣回收箱,并贈送優惠券鼓勵消費者參與其中。希望以此改變直線性消耗的模式。此外,優衣庫、GAP 等很多品牌也都有相似的行動。

H&M 將回收的舊衣分類處理再利用,以實現“可循環”模式(圖片來源:Seed Insights)

可話說回來,快時尚品牌雖然在循環面料的使用與促進舊衣回收上都下了不少功夫,但現實情況仍令人尷尬不已。在平衡環保與利潤的天平時,快時尚也顯得有心無力。畢竟它們商業模式的核心就是 “多量、多樣、廉價”。而低碳著裝的主旨卻是 “少量、優質、耐穿”。或許這個時代興盛的 “一次性時尚” 本就注定與環保是一團死結。 

 鱷魚手袋與純素皮革的分叉路口  

與 “大開大合” 的快時尚產業不同,件件精雕細作的奢侈品不大存在使用周期過短的問題。但前些年,因為珍異皮革制品而涉嫌動物虐殺也曾讓追求感的一眾奢侈品牌飽受爭議。

天橋上Givenchy 的動物皮草系列已成絕唱(圖片來源:BBC)

幸好在時尚圈愈發濃烈的環保主義大潮中,奢侈品牌也紛紛選擇成為時尚道德先鋒。多數老牌時裝屋都在近年相繼加入零皮草行列。比如 CHANEL 就宣布停止使用包括鱷魚、蜥蜴、蛇和黃貂魚在內的物料。只不過此舉也意外地讓已在市面上流通的珍貴皮制 CHANEL 包袋身價倍增。

(圖片來源:EXCODE)

此外,采用銷毀方式處理庫存是專屬一線奢侈品并廣泛存在的問題。BURBERRY 在 2018 年發布的年度報告顯示,它們在過去的 12 個月里摧毀了價值約 2.5 億人民幣的未售出服飾,就曾引起很大的轟動。 

這么做的道理也很簡單,一線奢侈品牌未售出的商品幾乎不會選擇促銷,否則對高端定位的品牌價值不利。既不能降價促銷,亦不能積壓庫存,銷毀便成了維護品牌價值的最優之選。只是從環保的角度思考,制造它們所耗費的自然資源就白白浪費了。

(圖片來源:Vox)

所幸 “銷毀風波” 后 BURBERRY 表示將不再如此處理積壓庫存。時裝屋向 “可持續性奢侈品牌” 轉型的風向也愈發明顯。這其中,設計師 Stella McCartney 就是例子之一。同名品牌在很久之前就拒絕使用任何真皮類面料,轉而研發純素皮革替代品(只利用純植物性資源、無動物性原料及動物測試)。最初很多人都在嘲笑是個費力不討好的事,而時至今日,則被證明前瞻性了。

于蘇格蘭某垃圾處理場拍攝的 Stella McCartney 2017 秋冬系列環保主題廣告大片(圖片來源:PAKISTAN TODAY)

采用純素皮革制作的 Stella McCartney x adidas Originals “Vegan Leather Stan Smith” 聯名鞋款(圖片來源:adidas Originals)

事實上,奢侈品集團所擁有的經濟資本是建立 “可持續性” 時尚得天獨厚的優勢條件。比如開云集團、LVMH 每年都投入大量資金在環保制衣技術領域的研發。這對于環境保護來說無疑是件再好不過的事。

開云面料研發實驗室(圖片來源:Impakter)

 要流汗,更要環保!

服飾原材料的生產過程中,每年將 50 萬噸以上的塑料微纖維流入了海洋。這讓服裝紡織業成為造成海洋塑料污染的禍首。在減少塑料污染這件事上,運動品牌成果超然。Nike 是鞋類和服裝行業中使用可回收聚酯材料最多的品牌,從垃圾填埋場中回收了數以十億計的塑料瓶進行二次利用。像我們熟悉的 Flyknit 面料,其紗線原料中的聚酯纖維便來源于回收過來的廢棄塑料瓶,此外,球衣也是利用再生原料制造的重點品類之一。

Nike 為 NBA 提供的 2017-18 賽季球衣的原材料就包括回收聚酯,每件球衣可以利用到 20 個回收塑料瓶(圖片來源:Nike)

而于去年推出的全新氣墊鞋款 Air Max 720。厚達 3.8 厘米的 Nike Air 氣墊是一大亮點,另外球鞋的 75% 材料都是從制造業回收得來加以提煉而成,也達到了 “輕量化”、“可循環” 使用資源的目的。

NIKE AIR MAX 720(圖片來源:Nike)

Nike計劃在多個不同鞋款推出720氣墊版本,包括這款預計于今年春夏發售的Jordan Proto-Max 720(圖片來源:Nike)

 最具態度和創造力的是? 

雖然不如大型服裝企業有著雄厚的研發資金支持,但獨立設計師和街頭品牌們并沒在環保這件事兒上被落下,它們在 “環保主義” 概念上展現了獨特的態度與打破規則的創造力。 

比如設計師 Alexandra Heckett,也就是風靡社交網絡的 “MiniSwoosh?”,就是創意工作室 Studio ALCH 的創立者。非常擅長將回收的廢棄材料解構重制,以延長產品的使用壽命。曾經就與 Patta 合作,解構了 Patta 的 Script Logo Weekender Bag 作為回收材質,制作出聯名款背心。

ALCH x Patta 回收材質重制款背心 (圖片來源:Patta)

來自韓國的設計師 Jinah Jung 同樣非常擅長將舊鞋子改造成獨特設計感包袋,曾用 Le Coq Sportif 以及 CONVERSE 的回收球鞋樣品,拆解重制成拎包及手包。可以說,像 Alexandra Heckett 和 Jinah Jung 這類個人設計單位,正在用區別于傳統服裝制造的創新方法增加服飾循環的新思路與可能性

Jinah Jung x Le Coq Sportif “Military Monster Series”

Jinah Jung 2019 春夏系列(以上圖片來源:Instagram)

而被戲稱為 “環保品牌” 的 NOAH, 自始至今堅持采用高品質物料,以延長商品使用壽命。為了能更好地實現生產環境控管,拒絕勞動力成本更低廉的國家,只在日本、美國本土和意大利這些地方進行生產。對服飾生產與環境影響間關系有著獨特看法的 NOAH ,在一眾街頭品牌中可謂有些 “陽春白雪” 的意思。

(圖片來源:This certain something)

而去年 “黑五” 關店的行為更是讓 NOAH 顯得獨樹一幟。此舉被解讀為反對不健康的過度消費主義。Brendon Babenzien 不希望自己的品牌成為炫耀性消費的產物。除了突顯出街頭品牌不與世俗合污的純粹態度,反對過度消費主義也別具環保理念。畢竟,在全球 “買買買” 的影響下,過度消費主義所造成的資源浪費和對環境的破壞實在無法估量。

(圖片來源:NOAH)

(圖片來源: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

我們都能感受到,環保理念的影響愈加深入人心。同時,逐漸成為消費增長主力的“千禧一代”或許是最接受環保理念同時愿意付諸行動的群體。從商業角度考慮,各類品牌在環保上進行投入,必定是具有長遠眼光的一種戰略。Nike、H&M、BURBERRY 、Stella McCartney 和 Gap 等品牌都已于近年加入了由權威機構 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 發起的 Make Fashion Circular 計劃,參與此計劃的時裝制造商、設計師、品牌方和政府當局將協力消除浪費和污染,并確保服飾材料得到循環利用。可以預見,未來會有更多的品牌陸續加入到 “可持續性” 的環保大軍里。 

而作為消費者,了解服裝產業價值鏈的現狀、環境、和社會風險也是必要的。若過度消費導致的污染現象依然不減,未來要為保護環境買的那張單,也許會更加令人頭痛。

作者: Liz Gioro

熱門內容

擊以下圖片查看

這個系列的 Nike 球鞋,已經超越了作為鞋子的本質意義

Z 世代的高幫球鞋應該是什么樣子?

穿上它,你晚上的回頭率可能會激增…

Advertising:[email protected]

Marketing:[email protected]



比武招亲电子游戏 日本av电影迅雷网址 手机怎么玩快速时时 拉萨按摩会所哪里比较好 sm捆绑淫虐vcd 真人龙虎怎么下载 重庆时时彩坑人一幕 7125彩票网站是真的吗 av女优人体写真图片 蜀门刷副本怎么赚钱 重庆欢乐生肖彩票走势图 赢咖娱乐官网注册 石家庄按摩店有服务吗 无码东京热资源链接 山东十一夺金走势图 花皙蔻微商怎么做代理的 赚钱吗 五星定位胆怎么看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