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做尬舞“牛皮糖”,無牙仔為愛降智商?

更新日期:2019-03-13
物種日歷

如果我們覺得公雁鵝追求雌鵝時的舉動滑稽得不得了,那是因為我們自己在戀愛的時候,也一樣地做過許多荒唐事啊。

——《所羅門王的指環》by 康拉德·勞倫茲(Konrad Lorenz)

注意!本文有劇透

請謹慎食用

(嘛,其實早被劇透得差不多了吧)

《馴龍高手3》來了,小嗝嗝和無牙仔帶著一大批狗糧來了。在這部電影里,男主小嗝嗝會迎來他的大婚,而貓貓龍夜煞遇到一只可愛的純白色貓貓龍光煞,也墜入了愛河。

組隊撒狗糧。圖片:How to Train Your Dragon: The Hidden World

“死傲嬌”和“牛皮糖”

令單身狗欣慰的是不幸的是,光煞面對夜煞的示愛,表現得十分傲嬌,拒他于千里之外,害得無牙仔碰了一鼻子灰。

光煞傲嬌的態度,倒是很符合現實中的動物行為。對動物而言,外來的同類既可能是未來的配偶,也可能是與它競爭生存資源的敵人。所以動物面對求愛者時,態度經常是矛盾的。對于配偶的渴望,會誘發出它求偶的本能沖動,而對于敵人的抗拒,會誘發出攻擊和避敵的沖動。

動物行為學家康拉德·勞倫茲的學生,歐拉特(Beatrice Oehlert)研究過麗魚(Cichlidae)的求愛。她觀察到,想要“求交往”的雌性麗魚,會小心地接近雄魚。雌魚的出現,會激發雄魚的兩種本能沖動,一種是“攻擊”,另一種是“求偶”。如果雌魚靠得太近,雄魚就會雷霆大怒,在“攻擊”沖動的驅使下撲向雌魚,但與此同時,他也會做出跟求偶相關的動作。此時雄魚就像傲嬌的光煞一樣,半推半就。

歐拉特研究過的一種麗魚,十帶羅麗鯛(Rocio octofasciata)。圖片:Patrick Ch. Apfeld / wikimedia

雌魚被雄魚追逐的時候,也被兩種本能沖動控制著,一種是“逃避”,另一種是“求偶”。她的行為很像無牙仔,雄魚一旦攻擊,她就落荒而逃,然而等雄魚平靜下來,她又會像牛皮糖一樣黏上去。

無牙仔變成“戲精”

讓我們回到兩只龍的喂狗糧現場。光煞飛走了,留下無牙仔獨自品嘗“求之不得,寤寐思服”的滋味。在求偶中,動物必須演化出有效的途徑來傳達信息,告訴對方,我不是敵人,我是來求愛的。動物傳遞信息的方法,在動物行為學中稱為“信號”(signal)。

許多信號都是從動物生活中的動作演化而來。比如鴛鴦(Aix galericulata)發出求偶信號的方法是掉過頭,嘴巴對著翅膀上的羽毛,這來源于鴛鴦梳理羽毛的動作。在信號演化的過程中,為了更有效地傳遞信息、吸引對方的注意,動物的動作會變得更加夸張、醒目。如果把動物平時的行為比作普通人走路,那動物求偶時的動作,就如同京劇演員的“臺步”——反常,夸張,有很強的表(戲)演(精)意味。

雄性鴛鴦。圖片:pixabay

在電影中,無牙仔的一舉一動也很有“臺步”的感覺。雖然維京人不是動物行為學家,但人人都看得出,無牙仔戀愛了。小嗝嗝身為“奶爸”,也開始為無牙仔的婚姻大事擔憂。

其實,人工飼養的動物,難免在求偶行為上出現問題。比如,很多鳥類會把幼年時見到的動物,認定為求偶對象。勞倫茲養的寒鴉(Coloeus monedula),從小看到的是人,長大后居然愛上了勞倫茲,還給他喂蟲子“示好”。在繁育物種沙丘鶴(Grus canadensis)的時候,工作人員會披上斗篷,不讓小鳥看到人,同時拿鶴的玩偶給小鳥們看,讓它們知道同類才是配偶。

發出求偶信號的沙丘鶴。圖片:Jack Dykinga / NPL / mindenpictures

進行求偶表演的藍腳鰹鳥。圖片:Kazi yangu / wikimedia

和小嗝嗝相遇的時候,無牙仔已經成年,“戀愛觀”早已形成,所以小嗝嗝倒是不用擔心無牙仔愛錯了對象。在小嗝嗝的支持下,無牙仔再度出擊,對著光煞發出了求偶信號。這一段是電影里的華彩樂章,搞笑與精彩并存,為了不影響觀影,我就不劇透了。

大自然最精彩的表演

夜鶯的歌聲孔雀的羽毛,吸引了無數人為之著迷。動物的求偶行為,是自然界最為精彩的表演之一,夜煞的求偶表演也不例外。但在欣賞之余,我們又不免感到困惑。為了傳遞信息,求偶的信號確實應該夸張一些,但孔雀巨大的“屏風”,也未免夸張得太過。

開屏的雄性綠孔雀。圖片:Arddu / Flickr

為何動物在求偶的時候,表現得如此“鋪張浪費”呢?動物學家們針對這個問題,提供了多個答案,這些答案大致可以分成兩種。

種答案是,求偶信號如此奢侈,是因為它可以表現求偶者自身的實力。支持這種答案的代表人物,是動物學家扎哈維(Amotz Zahavi)。

像孔雀開屏這樣的求偶信號,對動物而言是很沉重的“累贅”。長羽毛要花費大量營養,而拖著沉重的“屏風”容易消耗體力,很容易被捕食者追上。正因為“累贅”非常奢侈,所以如果一只動物能攜帶“累贅”活下去,就可以證明它非常健壯和。換句話說,華而不實的求偶信號就像奢侈品,花幾萬元買一個包的人,肯定相當富有。

雌性(左)與雄性(右)雉雞(Phasianus colchicus)。圖片:ChrisO / wikimedia

第二種答案是,夸張的求偶信號本身可能沒什么用,但它代表了動物界的“時尚潮流”。提出這一答案的人,是演化生物學家費希爾(Ronald Aylmer Fisher)。

假設有一群動物,比如一群龍,大多數雌龍喜歡夸張的求偶表演,少部分不喜歡。那些不喜歡華麗表演的雌龍,選擇了“樸素”的雄龍為夫,她們的兒子也會比較樸素。因為雌龍大多喜歡華麗的雄龍,樸素的兒子只能吸引比較少的雌龍,留下比較少的后代。也就是說,雌龍不喜歡夸張的表演,就不會擁有很多子孫,在演化中,喜歡樸素的雌龍和樸素的雄龍都處于劣勢。

久而久之,喜歡夸張表演的雌龍越來越多,擅長表演的雄龍也越來越多。在喜歡夸張表演的“潮流”形成之后,逆“潮流”而行的個體,就會受到“懲罰”。同理,現實中的孔雀、夜鶯,也演化出了夸張的信號。

紅襟粉蝶的雄性(左)與雌性(右)。圖片:Rosenzweig / wikimedia;Gilles San Martin / Flickr

在文章最后,給大家講一個求偶信號的故事吧。1995年,有人在日本奄美大島(Amami Oshima Island)附近的海底,發現了一種奇特的“沙雕”:沙子堆成的圓形圖案,直徑有兩米,裝飾著精致的輻射對稱花紋。

神秘的“沙雕”。圖片:Yoji Okata / Nature Production / mindenpictures

這種“沙雕”的成因一直是謎,直到2014年,人們發現了一種學名 Torquigener albomaculosus 的小魚。原來這些“沙雕”都是雄魚挖出來的,是用來招引雌魚的求偶信號。

雄魚和雌魚在“沙雕”中交配。圖片:Yoji Okata / Nature Production / mindenpictures

“沙雕”跟無牙仔有什么關系呢?為防劇透,我就不說了,看了電影你自然會明白。

本文是物種日歷特約稿件,來自物種日歷作者@紅色皇后。

 你可能錯過的精彩內容 

四種“性別”的鳥,繁殖季會上演什么倫理大戲?

雌雄同體的少女蝸牛

本文來自果殼,歡迎轉發

如需轉載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比武招亲电子游戏 秒速时时有多少人玩 上海时时票结果查询 体育彩票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赛车pk拾七码公式 分分彩不要玩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路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遗漏 扑克最基本洗牌 旺彩大乐透神奇软件 黑龙江时时停售了 吉林11选5开奖结果一定 重庆时时全部软件 福建体彩31走势图 老重庆时时开彩结果 麻将推牌9的玩法图解 单机捕鱼下载南海风云